中新網11月12日電 據馬來西亞《光明日報》報道,47歲小販官秀強遭車撞後,導致椎骨斷裂癱瘓在床,愛夫心切的妻子,日以繼夜守在丈夫病榻旁,最後卻因操勞過度,在家暴斃。2人育有一名9歲的兒子,但自從父病母亡後,小男孩交由姑姑照顧,但生活費和教育費沒有著落,亟需社會人士伸出援手。
  來自打曼馬章武莫的官秀強於今年4月22日清晨5時許,獨自駕著摩托從巴剎購買食材返家途中,不幸被一輛轎車猛撞,傷勢嚴重,後陷入昏迷。
  意外發生後,官秀強在緊急病房內昏迷超過一個月,蘇醒後卻局部失憶,完全記不起意外事發經過,其脊椎骨及頸項骨也斷裂,只能卧床度日。
  遭撞後逃卧床度日
  自此之後,妻子游梅月(39歲)便日以繼夜在病榻旁,細心給予照顧。由於對丈夫的病情及家庭經濟常感憂心,她的身心早已疲累不堪。6月25日,她在醫院照顧丈夫後返家,突感身體不適而暴斃。
  當時家中無人,翌日上門的親人發現時,游梅月早已全身僵硬。法醫的剖驗報告指出,游梅月是因長期操勞過度,造成血管爆裂,當場死亡,令丈夫與兒子悲痛不已。
  妻子離世後,躺在醫院的官秀強沒人照顧,家人只好將他帶返老家休養。9歲的兒子官潤升,目前就讀於馬章武莫啟新小學三年級,在家庭發生巨變後,家人把他暫時交由姑姑看顧。
  目前,癱瘓在床的官秀強的醫葯費,還有兒子的生活費與教育費,都毫無著落,因此其家人求助,希望熱心人士給予捐助。
  事發至今7個月警未錄供
  官秀強出事前,是在阿兒瑪老友小販中心開檔賣夜市田雞粥,其妻子則當助手,但自遭遇橫禍後,這個檔口也被逼收檔了。
  其胞姐官秀珠(53歲,小販)透露,車禍發生時,現場沒有目擊者,加上秀強局部失憶,完全記不起案發經過,所以沒人知曉事發的來龍去脈。事後至今已近7個月,他一直癱瘓在床,無法走動,警方至今都還未向他錄取口供。
  局部失憶記不起事發經過
  她說,秀強夫婦生性勤奮,秀強每天清晨都會騎摩多到巴剎購買田雞粥的食材,不料這一次卻慘遭撞傷。弟婦向來身無病痛,卻突然斃命,家人也一時感到愕然。
  她披露,秀強被撞後由救護車送至大山腳醫院搶救,但因傷勢嚴重,院方將他轉送北海詩布朗再也專科醫院後,又再進入檳城中央醫院。
  “秀強在檳城醫院緊急病房昏迷超過一個月,當時我們都以為他熬不過了,但最後他從鬼門關走了出來。不過,卻失去了記憶,也認不得我們。”
  秀強在醫院卧床的兩個多月,妻子梅月每天都細心照顧他。梅月離世後,家中再也沒人照顧他,家人只好將他轉至大山腳一家私人醫院留醫。然而,在私人醫院住了一段日子,秀強的醫葯卡保險額已用盡,家人無奈之下唯有帶他回家,至今已兩個多月。
  官家兄弟禍不單行,除了秀強今年4月被車撞,哥哥日前也不幸遇上車禍,周日才蘇醒,目前還在檳城醫院深切治療病房留醫,兩兄弟的病情,讓85歲的老母親黃亞玉憂心不已。
  秀強有8個名兄弟姐妹,他排行最小,6名姐姐都已出閣,各有家庭負擔,金錢上的援助能幫的不多。
  秀珠說,弟弟目前已住在武拉必新村老家,方便家人照顧,而弟弟位於打曼馬章武莫的屋子暫時放空,至今已入賊三次,屋內東西都被偷走,目前每月仍需繳付房屋貸款給銀行,如今因沒錢已拖欠銀行兩個月貸款。
  “秀強沒有購買社險,也沒有公積金,如今因為沒有警方的報案書,連福利援助金也申請不到。我們希望有關當局能給予協助,讓秀強可以順利申請到福利援助金。”
  雖然秀強人已蘇醒,能開口說話,不過因脊椎骨斷裂,造成全身癱瘓,身旁必須時刻有人看顧。
  目前,醫生已在其背部裝置鐵枝,費用近3萬令吉,這筆費用還不包括醫葯卡款額。秀珠說,秀強之前的手術費多數是家人向親友借來,目前的醫葯費則靠慈善組織捐助。
  秀強背部的傷口,其實是需要每天清洗,但基於家人無力支付昂貴的費用,只能每兩天請護士來清洗一次。
  “傷口的清洗費,一次收費35令吉。此外,他每周還要更換排泄管,一次要90令吉。我們也安排專人為秀強做復健,每周做一次是150令吉。”
  她說,除了以上費用,秀強使用的尿片也是一筆大開銷,所以她懇請社會人士給予捐助。(黃國倫)  (原標題:大馬47歲華裔小販遭車撞癱瘓在床 幼子亟需援助)
創作者介紹

uhytystgop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